英汉四组基本嗅觉形容词有着大致相同的基本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8日

  颜红菊;;复合词语义成分的符号实现[J];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金美艳;英日汉朝“心”构成的复合词对比分析[D];延边大学;2013年

  邱庆山;;歧义句“连N也V”中N的“语义成分同词”类型考察[J];理论月刊;2008年12期

  朱彦;;语义成分、意义的结构及释义语言研究的价值[J];辞书研究;2010年06期

  李元厚;情感和语言里的情感语义成分[J];长春大学学报;1999年01期

  李毅;亢世勇;孙茂松;孙道功;;基于奥运语料的语义成分标注规范[A];全国第八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JSCL-2005)论文集[C];2005年

  凌德祥;;语义成分分析的理论与辞典的释义[J];安徽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年01期

  齐龙飞;英汉同指名词内在语义成分差异性研究[D];宁波大学;2015年

  刘金凤;;基于标注语料库的情景语义成分分析[A];第三届学生计算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刘金凤;亢世勇;;基于标注语料库的情景语义成分分析[A];内容计算的研究与应用前沿——第九届全国计算语言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7年

  李毅;基于标注语料库的句子语义成分研究[D];烟台师范学院;2005年

  侯向群;翻译活动中的语义成分分析[J];山东外语教学;1996年03期

  嗅觉是人类的基本感觉之一,各种语言里都有丰富的嗅觉形容词(也有人称“气味词”)。嗅觉形容词是指表示嗅觉器官闻到的气味性状的形容词。本文仅选择几组典型的汉英嗅觉形容词‘fragrant/“香”、fishy/“腥”、“foul/“臭”、sour/“馊”进行对比分析。本文主要借助汉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七版、《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等工具书整理收集词义,运用词汇语义学、对比语言学及认知语言学理论找出两种语言中嗅觉形容词共有的词汇意义,并试图解释说明。在全面统计COCA, CCL相关语料的基础上,运用认知语义学理论系统分析了汉英嗅觉形容词词义隐喻认知的过程,并归纳总结其词义隐喻认知方式的共性和个性特点。从对“fragrant/‘香”、fishy/“腥”、foul/“臭”、sour/“馊”四组基本嗅觉形容词的语义对比结果来看,主要可以得到两方面的结论:方面,基于人类共同的生理机制、嗅觉器官和相同的经验体验,英汉四组基本嗅觉形容词有着大致相同的基本义,英语除fragrant.smelly、sour外,表示嗅觉多使用词组,如“腥”用偏正词组‘fishy smell来注释,意为“鱼的气味”膻也用词组odor of sheep or goats来注释,意为“山羊的味道”。另-方面,由于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不同、生活习惯不同,决定了英汉语使用者不同的思维方式,有时对同一事物却产生了不同的认识,在语言表达上也就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意义。在此基础上,本文还将探讨英汉嗅觉形容词词义隐喻过程及特点。我们认为:(1)汉英语中,四组嗅觉形容词基本义存在对立关系,而汉语中嗅觉形容词其引申义更加广泛(2)嗅觉形容词除了描述生理现象,也可以引申到心理现象,可以由具体域映射到抽象域。由最初的生理意义衍生出心理和情感意义,是人类思维方式由具体到抽象的体现。从范畴成员对应关系、语义成分分析法、隐喻用法等角度,对汉英两种语言嗅觉形容词展开对比,一方面帮助学习者更好地掌握嗅觉形容词的意义和用法,促进英汉语互译,另一方面可丰富嗅觉形容词跨语言对比的研究,加深对汉英两种语言以及中西两种思维方式的理解。

  宋瑶;郭兰英;;简议语义成分分析[J];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01期

  吕晞;;夸张的语义成分和类型分析[J];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许小星;亢世勇;孙茂松;刘金凤;;语料库语义成分标注的若干问题[A];第三届学生计算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叶常青;析评《红楼梦》中“笑道”的翻译[D];华南师范大学;2002年

  张积家;韩劢;陈俊;;大学生亲属性词概念结构的研究[A];第九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文摘选集[C];2001年

  郑双;“Bright”和“明”,“Dark”和“暗”的语义延伸对比研究[D];延边大学;2015年

(编辑:admin)
http://lfevision.com/qiangwei/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