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中的景天是那般英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8日

  雪见将手放下去,心中想道:行,能你弄完了我在收拾你!思完后,雪见便问道:“喂!还有多久啊?”

  景天一把拽下吊在树丫上的细绸子,喊道:“想上吊啊?可以,给我拿根粗绳子来!”

  “你好厉害啊”雪见说道,这时飞来一个全身穿着白衣的男人,飞蓬知道是蜀山的人来了,于是闪人,雪见惊讶的站在那里直至蜀山的人到达,那来者就是徐长卿,见雪见无事,出口问道是何人打败了这些毒人,于是雪见坦白说出由来,之后回到了蜀山,当然带这些毒人一起回去了,并将此事报告给了掌门和长老知道,而雪见也改变了对景天的印象,可惜景天以不在,飞蓬问世。

  看着雪见离去的背影,景天有趣的笑了笑,从袋中取出了一张图注,按着雪见留下的样本,一副一副的对照起来。

  “哪个小贼这么嚣张?”景天愤怒的从头上拿下衣服,暗自骂道。景天缓缓地转过身去,赫然看见专门收藏古董的箱子被人打了开来,依稀见可以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在翻寻着什么。

  何必平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景天道:“谁不知道你爹是男人,你娘是女人哪?还想赚大钱?无聊!”说完便将头蒙在了被窝中。

  景天苦笑道:“这哪跟哪啊?我就算要非礼,也用不找非礼你们唐家所有人吧?”

  “哇!一定归西,一定归西!”景天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喝下后,两眼发直,三魂不见,四脚朝天,五内俱焚,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九泉之下呢,也一定是一个厉鬼啊!”

  “你...”说完又躲进了门后,之后回家找丫头帮他处理,当晚,永安当也发生了一件事,景天失踪了,由飞蓬代替,应该说是飞蓬收回了分身景天才是。

  丁时彦叹了口气,道:“景天啊,其实你刚才回来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来着。但是你没有给我机会啊!你得罪了唐家大小姐,别说是做掌柜!现在能够保住一条小命已经很不错了!”

  景天心中一惊,似乎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啊,是大小姐?我说大小姐,伱偷偷的光临本店,到底有何贵干那?”

  “救命啊”这时飞蓬听见身音,一闪而过,看到有一大帮面色通红.眼睛也是红色的人围攻女人。飞奔而来.一道身影印入他的眼帘.

  唐坤道:“你三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无论吃什么药都治不好,虚弱的连走路都没力气。有一天,从外面传来了一阵竹笛声,你居然,跟着那竹笛声一起跳起舞来,当场病就好了。我马上出去寻找是何方神圣,但那人没有留下姓名,只是看着这块玉佩说,这玉佩本是阴阳一对,另外一只,在你的有缘人身上。一旦两块玉佩相遇,就会合二为一,你和你的有缘人就会黏在一起,无论如何也分不开。”

  景天笑了笑,“那谁不知道啊?她刁蛮任性,无理取闹,在咱们渝州城那可是出了名的。”

  景天将毒酒向后一扔,道:“这个容易,跟我来!”说罢,便一把抓住雪见的小手,大步往井边赶去。

  “赚大钱我们就可以不用和那个吸血鬼比命长,有了钱,我就可以马上买回永安当了!”景天兴奋的抓着那张纸。

  “嘿嘿!”景天持着刀,道“大小姐,你不用害怕,我下手很快的,你不会有任何的疼痛的感觉,不过当然啦,流血是肯定免不了的。还有,如果你侥幸不死呢,以后恐怕坐是坐不了的,也只能趴着睡了……好了,废话不说了,上路吧!”景天一把举起大刀,作势欲砍。

  雪见看到来人是景天,连忙从椅子上跳下来,愤怒的推开家丁,“让开让开,你就是那个……”

  “哼!”景天一把操起刀,“刷刷刷刷”的挥舞了几下,大喝一声,“好刀!”,径直朝雪见走去。

  “哼哼,太晚了!”唐泰冷笑了一声,“当街和女子发生身体接触,视为非礼,你知道不知道?”

  “你给我起来!”景天一把掀开何必平的被子,道:“我保证你听了我的想法后,一定会说我是个天才。”

  景天扭过头去,放开何必平的衣领,朝赵文昌走过来,道:“赵文昌,这儿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茂茂,我有没有教过你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打你的!”景天拍了许茂山的头一下。

  景天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我也不知怎么了,就像中了邪似地,我跟你们大小姐的身体,无缘无故的就黏在了一起,怎么分都分不开。”

  转眼就第二天了,画面转过另一边.唐家堡.此时的唐坤已经得了重病.大夫正在帮着他看病.雪见一脸担心的样子在旁边看着,想问,又怕影响大夫的疹断.等大夫疹断好了之后.

  景天乐了,“行啊,让我看看……诺,这儿我碰过,这儿也碰过,还有这儿,这儿……要不伱全切了?

  景天接过茶壶盖,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番,道:“这个茶壶盖很一般嘛,不过材质上乘,年代久远……少说也有一百年。嘿嘿,我们这个小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景天一边说着,一便将茶壶盖递还给了雪见。

  “你站住!”雪见叫住了景天,道:“我现在命令伱,给我做出个一样的茶壶盖来!”

  景天不耐烦的道:“你别打扰我行不行,先赶紧洗洗手去吧,很臭哎!恩?”(提醒一下广大书友,到这个片段时,大家应该播放music了,注意歌名,是胡歌的《忘记时间》,最好配着QQ音乐里的歌词一起听,会更有一番别样的味道哦!稍事几天,我会在书评区询问你们感觉如何的哦!)

  何必平将手伸出去,拍了拍景天的肩膀,道:“唉,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好困那……”

  景天拿起了雪见的那个碎了的茶壶,道:“是啊是啊,你这个茶壶盖太名贵了,一定要用最肥沃的土壤呢,才可以仿制的。而最肥沃的泥土呢,自然就在茅厕旁边咯。当然,因为茅厕旁边的土壤经常受到我和茂茂德大力浇灌,吸收了日月的精华,这样才能配的上你们堂堂的唐家堡的茶壶盖,你说是不是啊?”

  “不好了不好了!”未等唐泰话说完,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就闯了进来,失声道,“大小姐要上吊啊!”

  “嘿嘿……”赵文昌刚想说什么,一旁的许茂山就抢先开骂了:“你这个吸血鬼,整个渝州就我老大最棒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而为唐门大弟子的唐益不屑的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小打杂的,谁跟你是自己人?”

  唐坤眉头一皱,道:“今天唐家堡上上下下,荒废了一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为了你去讨回公道了!你还不满意啊?我在站出来的话,我敢说,你到现在都还闹不完呢!

  “哎呀,我当然没事了,我能有什么事?看把你吓的。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呢,我的玉佩是掉了,可是,我还有掌柜可以当的。”景天一把推开丁时彦道。

  唐堡主曾经吩咐过.这件事谁也不许告诉.大夫说道.看见雪见已经呆住了.便转身走开.

  立春.啊..惨了惨了.我怎么办啊..你不许看.雪见急道.然后跑到门后躲了起来

  “那,你给我在这儿等着,准备好。”雪见犹豫了一下,对景天叮嘱了一下,便出门寻泥去了。

  丫鬟答道:“大小姐他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受了那么大的侮辱,她的清白毁了,她的名誉也没有了,她不要活了。”

  慢.我需要的水,是蜀山脚下的百花露水.大夫说道.雪见想想了便打算今晚去收集.

  “哎……我,我不用刀了,我……我要上吊!”雪见心中一颤,连忙挡住了景天的刀柄。

  “啊!!!!!!”雪见发出一声声贝超过1000的尖叫!“本姑娘现在突然觉得,跳井这个死法不够壮烈,所以我现在回去向一个壮烈的死法。改天再死!”说罢,头一扭便跑了。

  雪见气呼呼的道:“你没看见我在找东西吗?你们这儿有没有这个?”说罢,从一种掏出一个紫檀色的茶壶盖来。

  “呼!累死我了,谢谢各位的配合啊!大功告成,小的告辞了!”景天一抱拳,道。

  “恩?是是,小的知错了,小的身份低微,求唐家的各位大老爷,大小姐,伱们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吧?小的给你们磕头了。”景天不停地朝着唐门之主唐坤磕着响头,一边道:“小的不是有意的。”

  唐堡主的病实在是不好治啊.不过有一个偏方.让唐堡主服了可以让他气血畅通一点.大夫想了想便开口说道.

  当景天将完成好的茶壶盖模板小心翼翼的放入火炉中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兀自倒着茶,便看到雪见一直在抓着头.然后头发一直不停的长着

  “喂,上面的那个,你就是堂堂..唐家大小姐?”景天嬉皮笑脸的看着雪见道。

  “这么配合?”景天取过毒药,稍微倒了一点在麻绳上,之间腕粗的绳子瞬间就呈现黄色,而后便被销蚀无形。

  景天郑重的道:“你堂堂的唐家大小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家都听见了啊,如果你返回就是小狗!”

  景天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道:“且慢!我承认,我是碰了你们家小姐,那是因为,那时候我的身子突然不听使唤了,我真的是无辜的!”

  “夕瑶,不,他不是夕瑶,他应该是雪见飞蓬暗道,一闪而过来到了雪见身边振退了几个人。

  “废话,当然是跳井啦!哟,还是干的,看来要血肉么模糊了!不过没关系,反正没人看见,跳吧!”景天笑道。

  景天嘻嘻一笑,道:“是,我们堂堂的唐家大小姐,怎么会害怕这么一个小玩意儿呢?上吊吗,最多也就是双眼像鱼泡眼一样突出,口吐白沫,舌变三尺长。对了,如果用力过猛,也不过时身首异处罢了。”

  顿了一下,景天深深地看了一眼雪见,道:“那个,我说大小姐,你今天的这种行为……没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你随便。”说罢,便转身欲走。

  唐坤眼光一闪,直接将欲走的景天拦下,以极快的出手速度将景天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唐坤摇摇头道:“起初,我也以为是景天,可是我适才搜遍他的全身,没有发现玉佩。”

  景天抬头看了雪见一眼,嘻嘻笑道:“我用了我自己的,你去帮我拿点回来,有什么错啊?”

  赵文昌怒道:“你这个人头猪脑,怎么不学学人家何必平啊?做人要识时务,过来过来过来。”

  “手你个头!”景天瞪了许茂山一眼,“你们给我听好了啊!咱们当铺收了东西,是不是要给凭据啊?现在呢,我不收东西了,我直接收钱!我让他们用钱来还我的凭据,有了钱之后呢,我就可以做买卖了!等我发了大财,他们除了可以收回本金,还可以按照我们赚钱的多少,给他们比例分红,大家一起来发大财!我是不是天才啊?是不是啊?”

  小心!!飞蓬叫着的同时.一把拉过雪见抱在怀里.一个驴打滚躲过了两个面色通红的人的袭击.雪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莫明其秒的被飞蓬抱在怀里.心里一阵狂跳.飞蓬这时可没有多想.虽然雪见在怀.但是看着那些通红的人袭来.只想着不让雪见有事.等雪见回过神来.也看到了这帮人,吓了一跳.本能的紧紧抱住飞蓬.

  雪见冲进房间中,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道:“臭死了,臭死了,你看那么多够不够了?不够我再……”看见景天已经在制作茶壶盖,气愤的指着景天的鼻子道:“伱……”

  赵文昌指着景天等人道:“你们给我听着,从现在起,何必平就是我的手下,伱,也是。还有你,伱,都是我的手下,听清楚了吗?”

  “大胆飞贼,竟敢夜闯永安当!我打!”景天大喝一声,挥起木棒朝箱子狠狠的打去。

  景天睁大了眼睛,哭着脸道:“不是吧?我才当了半天的掌柜啊!连一点权利都没有行使过啊!”

  景天微微一笑,从地上捡起手腕粗的麻绳,道:“寻死,对你堂堂唐家大小姐来说,是一件庄重而又庄严的事情。只是你的第一次,也是你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因为死了就没机会了嘛!所以呢,我们要安静的,轻悄悄的,悄声无息的送到小姐你归西……恩,这根绳子够结实。大小姐,你不会害怕吧?”

  景天扔掉绳子,道:“想死有全尸啊?那容易,你们唐家不是一制作毒药而闻名天下吗?……”

  景天小心翼翼的步入厅堂,仔细的观察四周的动静。“啪!”一件衣服直接从景天身后甩出来,不偏不倚的正好套在景天的头上。

  “哼!”赵文昌奸诈的一笑:“得罪了唐家堡的大小姐,你还想当掌柜?你瞧,这是什么?我告诉你,这是唐门令!唐家堡任命我赵文昌,从现在开始,就是永安当的新一任掌柜了。”

  景天猛的然回过身子来,指着何必平道:“这就是重点了!我想到了一个集资打本的好办法……“话未说完,景天忽然闭上嘴,买了个关子。

  景天拍了拍袖子,道:“小人便是永安当新任掌柜景天是也!景天的景,景天的天!”

  雪见一回头,微微一笑道:“是啊,那是爷爷最喜欢的东西。”言毕,便跑出门去。

  “爷爷,爷爷!今天雪见都要死了,你都不理我,不理我,不理我!”雪见不满的撅着小嘴向唐坤撒着娇。

  唐坤将玉佩翻来覆去的看了遍,叹道:“十几年了,我今天以为,你终于碰见了你的有缘人。”

  唐泰打断景天的话道:“伱羞辱我们唐家大小姐,就等于羞辱我们唐家的所有人!”

  景天耸了耸肩,摇摇头道:“还挺孝顺的。”说罢,便从桌子底下取出一个小麻袋,从中舀了一碗泥沙,认真的捏了起来。

  景天无辜的看了一眼唐泰,道:“一看就知道你不懂女人,不解温柔。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听我的,要配合的嘛!我保准她不会再死了,不会再闹了。”

  景天嘴角向上一扬,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讨人厌的时候,人家会喜欢你啊?”

  “好了好了,身为堂堂的唐家大小姐,这么任性哪能行呢?”唐坤语重心长的道。

  灯火中,雪见专注的注视着景天。望着景天那英俊的面庞,看着他一丝不苟的的工作着,额头上不时沁出微小的汗珠,雪见心中不禁一阵阵摇曳,看向景天的目光也慢慢的柔和了下来。突然之间,雪见惊讶的发现,专注中的景天是那般英俊,那般吸引人,那般……让自己怦然心动……其实自己早该发现的,他的俊朗真的很令人着迷;他认真的时候,能让人感受深切的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种飘逸感,“哎,其实……你不讨人厌的时候,好像还挺讨人喜欢的……”

  大夫...大夫..要怎么样才可以救我爷爷.只要能救我爷爷就算是要我的命也可以.雪见求助式的向大夫问道.她实在是不能失去她爷爷.

  (赵文昌介绍:赵文昌——金银财宝,永远嫌少,永安当掌事,为人刻薄,欺善怕恶,对景天非打即骂)

  景天将手背到身后,故作姿态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想要赚大钱呢,光靠打工是不行的,一定要做买卖。”

  雪见跺了跺脚,道:“你少装了,本小姐可是经过了一番调查。相当大侠,武功又不行;想当掌柜呢,又不奋发图强,想发大财就只会去赌……不过,你只有一个优点,就是你做的赝品,连物主都分不出真假,对吧?”

(编辑:admin)
http://lfevision.com/liubanjingtianshu/111/